底层的心酸:“小哥”,快跑

朱健zhujian 12-10

互联网大数据时代,许多人连吃饭,都懒得跑腿了。

聪明的平台公司老板,发现了这个商机,并不断引导、培育。

竟然,捣鼓出了一个替他人“跑腿”、为他人“送饭”的新型行业!

华夏“跑腿送饭”的行业,在规模上,已经遥遥领先于世界。

几家平台公司,已是响当当的知名品牌。

其中一家,市值就超过了万亿。

平台公司,还为近千万的“小哥”创造了就业机会。

“小哥”们,车轮滚滚,穿梭于大街小巷,争分夺秒,“送饭”忙!

开眼了吧?!

实事求是地说,平台公司老板们的创新能力,让世人刮目相看!

但“小哥”们,“跑腿”钱,挣得容易吗?

不容易,非常不容易!

平台公司,请了最好的算法师、程序员,编出了最智慧、最聪明的行业程序。

这程序的核心就是:

“小哥”,必须在规定的时间内,将饭菜送到“食客”的手中。

所耽误的时间,都要由“小哥”扛。

“小哥”,怎么扛?

就是将风吹雨打、日晒汗浸,所凝结的“跑腿”费,再吐出来!

哎,这世上,底层讨生活的老百姓,好悲催啊!

资本用人脑加电脑,双重的智慧,来算计底层的“苦力”。

 一单“跑腿”费,平均只有六块钱。

超一秒,就要被扣40%的钱!

超一秒,就要扣钱?

是的。超一秒,就要扣钱!超时越多,扣得越多!

“小哥”,要想收入最大化,扣款最小化。

唯一能掌握的,就是自己!

他们要不断地“鞭策”自己,甚至在逆行时、闯红灯时,还要不断地吼叫自己:

快跑,快跑,再快跑!

01
坚韧的“小哥”,王波

我与王波和众“小哥”们的相识,是在刘跃的小饭店。

刘跃的小饭店价格低廉,加之他人缘非常好,他家的小饭店就成了“小哥之家”。

一天,王波和众“小哥”们,壮着胆子,向我提了一个要求:

大哥,能写一下我们外卖“小哥”吗?帮我们发一点声音!

我毫不含糊,一口答应了。

王波,带头向我倾诉起了“小哥”的酸甜苦辣。

王波说,他是江苏宿迁人,今年34岁。

家里有六亩地,父亲以每亩地800块钱的租金,将地转租给了他人。

全家人一年的收入,不到5000块钱。

他家,比总理所说的,中国还有六亿人,月收入一千元。

还要穷,还要困难。

因为生活困难,2005年他18岁时,就与父亲一起来到了上海,摆摊卖鸡蛋。

两年后,他去了上海郊区的工厂,当了一名工人。

后来,工厂倒闭关门了。

外卖行业的兴起,给了他打工挣钱的新机会。

2016年,他借了三千元钱,买了一辆电动车。

然后,又按照平台公司的规定,自己花钱买了公司的衣服、头盔和送饭箱子。

就这样,王波像模像样的,成为了一名外卖“小哥”。

我问王波,“小哥”的“跑腿”钱,好挣吗?

王波说,大哥你不知道啊!

外卖“小哥”苦啊!一般人,是很难长期坚持做下来的。

他自己就是从“生瓜蛋子”,一步一步坚持到了今天。

王波说,他一辈子也忘不掉当“小哥”的第五天,他就差一点做不下去了。

当时,他住在二十多人的群租房。

那天早晨,他一起来,发现衣服、鞋子全被偷了。

这沮丧难过的情绪,使他送外卖时思想也集中不起来。加之,他当时也不熟悉市中心的路。

鬼使神差,第一单外卖还没送到,就听到手机响起“丧门星”的声音:

“你已超时”!

这一大早刚开张,就接到超时罚单,那心情是雪上加霜,坏惨了。

罚款的损失,逼着他想再接几单,以弥补损失。

所以,他一只手开着电动车,一只手拿着手机,不断地刷屏,捕捉新的送单信息。

咣当,一声巨响,电动车追尾了。

不仅自己的电动车撞坏了,而且还将对方的车也碰坏了。

这人倒霉了,喝凉水也塞牙。

还好,对方司机非常大度。赔偿费,仅仅开了一个最低价1500块钱。

王波知道,自己是全责,对方没有得理不饶人。

可他刚借钱买了电动车,买了衣服、头盔、箱子等装备,身上只剩了500块钱。

此时,交警赶过来了,告诉他们,尽快协商解决,否则将按交通事故进行处罚。

由于囊中羞涩,对方司机又是一个讲理的人。

王波只有赶紧向爱人打电话,去筹这1500块钱。

他爱人在上海郊区工厂打工,人也走不开。加之,这段时间才向亲朋好友刚借过钱。

所以,只借到了300块钱。

王波与爱人的通话,对方司机全听在耳里,出于同情和怜悯,对方也只收了他仅有的800块钱。

这800元赔款,对许多人来说,可能是一个小钱。

可当时对王波这名新骑手,却是沉甸甸的一个星期的工资啊!

这是舍不得吃,省出来的饭钱!

这是睡群租房,省出的床铺钱!

王波,这倒霉的一天,衣服鞋子被偷、超时被罚款、电动车被撞坏、又给別人赔款。

一连串沮丧难过的事情,都叠加压到了他心头。

大小伙,情绪崩溃了。

他被残酷的生活,压塌了。坐在马路边上,难以自抑地泪如雨下。

此时,他爱人又来了电话,不停地安慰他,并告诉王波,她申请到了加夜班的额度。

这样,通过加夜班可以多挣600块钱。

王波说到这时,动情地落泪了。

听得我,心里也非常非常难受。

王波说,大哥你知道吗?

我爱人每天要工作12个小时,再申请继续加夜班,我作为家里的大男人,心里内疚自责啊!

这都是,为了挣钱还债呀!

坐在路边情绪崩溃、难过失落的王波,此刻收到了妻子发来的微信。

只有两个字:坚持!

王波拿出了他的手机,让我看。

我完全没有想到的是,王波手机微信的名字,居然就叫“坚持”!

昵称,也是“坚持”!

一个“小哥”,给自己的手机微信起名叫:坚持。

谁能想到,这是妻子在他情绪崩溃时,激励他的呐喊!

这是,生活挣扎中不屈的信念!

也是,底层小民铁了心的宣言!

更是,丈夫对妻子承诺的铭记!

我对王波说,你太不容易了!你妻子也太不容易了!

王波说,每天他只要打开手机,就会出现“坚持”两个字!

是这两个字,让他坚持了六年。

“小哥”王波

外卖“小哥”的流动性,非常大。

我查资料,注册的外卖“小哥”,有1000万人。实际在职人数700万。

“小哥”,像巨大的潮水,每天潮涨潮落、大进大出。

平台公司,又像一个超级“驿站”,成为了失业青年、青年农民的落脚点。

王波身边的“小哥”,走了一茬、又一茬。他坚持了六年。

我惊叹王波,居然能坚持六年,送外卖,当“小哥”!

王波说,大哥我是没有办法呀!

为了儿子读书,全家凑钱,在老家镇上买了房子,现在要还房贷。

可是,现在种地不挣钱,工厂又不断倒闭。

我这个80后的农民,既没有文凭,又没有人脉,只剩下腿脚利索,当“小哥”了。

王波说,凭良心说,送外卖这个行业,每份外卖挣了多少钱,透明清楚,也不拖欠。

这比起社会上许多行业,拖欠工资,甚至拿不到工钱,那是好太多了!

这一点,咱们得替老板,说句公道话,也要好好谢谢老板!

可送外卖这碗饭,确实不好端啊!

平台公司为了满足“食客”,宅在家里或办公室、等着送餐上门的“上帝”体验。

也只能,苦了我们“小哥”了。

我们必须在规定的时间内,与时间赛跑。

平台公司的大数据,可了不起。它是老板的千里眼。

它掐着表、算着秒,死死盯着我们“小哥”,盯着每一单外卖。

大哥,我告诉你,这送外卖,可不是简单的直线跑,而是复杂的障碍赛。

餐厅的出菜快慢,电梯的拥挤程度,交警的管理力度,门卫的情绪,食客的素质,天气的变化等。

这些都是,一个又一个的障碍。

这些外部因素所耽误的时间,都要扣我们“小哥”的钱。

我们“小哥”,在这种竞跑规则下,永远拿不到满款,永远只有被扣款。

王波继续说,也很怪,我们这些“小哥”,为了挣钱,像是被挷上了战车,奔跑的速度越来越快。

为此,我还专门查了数据。

真是, “送饭”的记录不断被刷新,极限不断被冲破。

三公里送餐的平均时间。

2016年,60分钟。  

2018年,35分钟。

2020年,28分钟。

这是什么概念呢?

也就是说五年的时间,上千万个“小哥”,集体将“送饭”的时间缩短了一倍多!

我问王波,这“送饭”时间缩短了一倍多,带来了什么变化?

王波苦涩地摇头,叹息声中哭丧地说:

给客户带来了,更快的速度;

给公司挣来了,更大的面子;

给“小哥”带来了,自作自受!

因为,平台公司的游戏规则也不断在改。三公里送餐的平均时间,由原来60分钟,缩短为28分钟。

超1秒钟,就开始罚款。超时越多,罚款越多。

“小哥”,因为送餐超时,被罚款的概率,大大增加。

因为交通违规,被警察罚款的次数,也大大增加。

这真是,“小哥”们齐心协力,配合平台公司,给自己挖了一个大大的坑,傻乎乎地往里跳。

听着王波的述说,我给“小哥”们,讲了一个我亲眼所见的一个场景。

前几天,我看到两个外卖“小哥”,开着电动车快驶在人行道上,很快被警察拦了下来。

当警察说,每人罚款50元时,“小哥”态度出奇的好,第一时间就主动掏出手机,让警察扫描交罚金。

上海的警察,办事非常认真和规范。先要阐述罚款的理由,然后还要教育“小哥”。

“小哥”哪有心思听啊!

一个劲地认错,一个劲地催警察,快收罚款。

警察不急,按着流程打出罚款收据,还要叫“小哥”签字。

我看两个“小哥”,急得都快哭了。

王波说,这些兄弟能不急吗?

此时,他们送饭箱里,放着的每一份饭菜,都在倒计时,在一分一秒的逼近罚款时间的临界点。

达摩克利斯之剑,高悬在“小哥”头上:

一单超时,会单单延误。

一个雷爆,会连环雷炸!

炸的,都是“小哥”自己的血汗钱,能不心疼、能不着急吗?!

这是他们心中的痛点。

“小哥”交通违章,被警察罚款。

当一家公司的处罚规定,如果是建立在极限施压基础上的。

那么,员工在工作时,一定会在恐慌中动作变形。

越来越短的配送时间,背后就是越来越多的交通事故。

在上海,平均每3天就有1名外卖“小哥”出交通事故。

外卖“小哥”,已成为新的“马路杀手”。

 “小哥”送外卖,不仅危险,而且实在太辛苦。

每天要工作10-12个小时,平均每天送30-50单。

有60%的“小哥”,每月拼死,也只能挣到4000-5000元。

像王波这样,能坚持六年,每月能拼出上万元辛苦钱的“小哥”,是凤毛麟角,占比不到3%。

我一边听王波的述说,一边在思考。

资本,真是一个奇妙的东西。

从官方到草民,对它是又爱又怨。

王波,这个外卖“小哥”,这个淳朴的青年农民。

他话里话外,感谢了老板,感谢了资本,为底层小民开通了一条挣钱的道路。

但是,也道出了“资本”,无节制地促迫“小哥”们,在挣钱的路上“狂躁”地疾奔。

咱说句,大实话。

资本,不管是姓“资”,还是姓“社”,都是要追求利润最大化的。

只不过,在大数据的时代。

资本,会在“减员增效”、“客户至上”等冠冕堂皇的口号下,算计得更加精准、更加无情。

最后,像拧毛巾一样,把劳动者的心血“拧干”。

底层小民,为了养家糊口,为了挣钱最大化,也会把自己拼得,只剩最后一口挣扎的喘气。

这就像一枚金币:

资本与底层小民,社会的两个端头,双向同步发力,铸印出金币的两面。

一面是“效率”;

一面是“残酷”。

大西洋彼岸,姓“资”的资本。

对8小时工作制,每小时最低工资。

这两个神圣的“红线”,是敬畏的、不敢触碰的。

咱们姓“社”的资本,能否也能对底层劳动者,多闪烁一点点文明的光芒,带上一丝丝人性的温度呢?

我与王波和众“小哥”们越熟,对他们的切身利益愈加关注。

我问:平台公司与你们有劳动合同吗?

“小哥”回答:没有!

我问:平台公司为你们办了社保吗?

“小哥”回答:没有!

我问:平台公司为你们购买了保险吗?

“小哥”回答:没有!

我通过了解和查询。

平台公司的做法是,模糊主体、转移责任。

他们让“小哥”,莫名其妙的与第三方签劳务合同。

并从“小哥”自己的工资中,每天扣3元钱,作为意外保险费。

这样的后果就是:

平台公司,可以避缴“小哥”的社保,减少劳动力成本的支出。

但当“小哥”,有个三长两段,要维护自身权益时,他会永远找不到,隐形的、真正的“资方”!

我们都知道,这些互联网巨头的智商,要远高于“小哥”们N倍。

但,做人要厚道!

有知识的人,欺负没文化的人,那就是“野蛮”!

什么是现代文明?

不能欺负弱势的人,更不能欺负创造价值的劳动者。

我又问“小哥”:你们知道平台公司,上市后的市值是多少钱吗?

“小哥”回答:不知道!

我说,你们平台公司的市值,早就超过了万亿!

 “小哥”们,个个惊讶不已!

“巨大”的企业,与“伟大”的企业,是有区别的。

“伟大”的企业,是以人为本。

我只能在一声叹息中,为这上万亿的“巨大”企业,感到惋惜!

一家上万亿市值的“巨大”企业。

却舍不得,给价值的创造者——“小哥”,给一份应有的劳动合同,办理应有的社保。

这多么,不可思议啊!

资本,吃肉本无可非议。

但,也应该让员工喝到肉汤。

否则,资本的吃相就叫“贪婪”。

但,我们的资本距离现代文明,还很远~~

“小哥”,扎堆坐在餐厅门口,只为讨口生计。

炎热酷暑,“小哥”坐在地铁口,蹭一点地铁里外溢的凉气,歇一会儿。

“小哥”,累了,坐到楼梯通道,慢慢歇口气。

02
机敏的“小哥”,金辉

金辉,是我认识的外卖“小哥”中,最聪明的一位。

他属于那种,苦干加巧干的机灵人。

金辉也是江苏宿迁人。他今年34岁,是家中的独子。

他家有十亩地。父母至今还在种田,一年收入一万多元。

他家也属于,总理所说的六亿人,月收入不到一千元的家庭。

金辉18岁来到上海打工。 2016年也当上了外卖“小哥”。

我问金辉,他一个月房租要花多少钱?

金辉说,一个月500块钱的房租。

我听后,非常非常吃惊!

在上海市中心,还能租到一个月500块钱的房子,这让人太不可思议了!

我没法想象,这是一个什么空间?这还叫房子吗?

金辉告诉我,这是100多年前老房子的阁楼。不到10平米,有一半空间是直不起腰的。

他说,他一个人,怎么住都无所谓。他在上海能多省一分钱,老家农村的父母、老婆、孩子就会多一分钱!

他心里,就会多一份舒坦!

钱,只有浸泡了自己“辛劳”的汗水,才能真正懂得它的“份量”。

花钱,才有心疼感。

金辉,挣钱与众不同。

他不扎堆,更像是一只独来独往的“猎豹”。

他总是拿着手机,眯着眼睛,独自静静地搜索“猎物”。

我凑过去,看他刷屏的速度非常快。他得意地告诉我,他一眼就能识别出垃圾单子。

我问他,什么是垃圾单子呢?

他马上随手给我指了一单。

我一看,这是一个给长征医院送饭的单子,距离非常近,不到300米。

我说,这么近的距离,省时又省力啊!

他说,这是一个带“糖”的垃圾单子。

看起来距离短,但极容易耽误时间,被罚款。

因为,医院的病人、家属、医护人员非常多,上下电梯都要排长队,时间根本没法控制。

他曾给长征医院送过饭,但电梯太拥挤,他就下不来了。

眼睁睁地看着,时间被耽误,影响了后面所有的单子。

金辉说,选单子是有学问的。有些单子,他是根本不碰的。

餐厅,出菜慢的。

小区,保安坏的。

路段,警察爱罚款的。

楼宇,电梯少又慢的。

我问金辉,那你怎么知道的呢?

金辉说,这都是挨揍的教训和罚款换来的。

金辉翻着手机屏幕,给我指了一个叫XX花园的,说就是这个小区给过他乱拳的记忆。

金辉说,这个小区很大,保安很拽,不让“小哥”骑电动车进小区。

可小区太大了,就是一蹓小跑送饭,十有八九,还是会耽误时间。

有一次,金辉就与这个小区的保安争执了起来。最后,他被三个保安打得鼻青脸肿。

被揍骂中,金辉的“送饭箱”也被砸了!

世间,让人气爆的事,太多了。

有些保安呀,看大门的呀,甚至大妈呀,本来也是草民一个。

可他只要戴上大檐帽、戴个红袖章,立马就能牛逼起来!

再去欺负,更弱的底层人。

金辉说,他终身难忘的一个罚款是,他曾淬了一口口水,就被重罚了500元。

他翻着手机屏幕,给我指出了这个餐厅。

金辉说,去年五月份的一天,他去这家餐厅取餐。

因为,在这之前的一天,也是这家餐厅,由于出菜慢,耽误了送餐的时间。他被公司罚了款。

可那天,这家餐厅依然如故。

金辉急呀!一边看时间,一边催出菜。

时间,一分一秒地在向罚款方向急奔。

火气,也一分一秒地向临爆点燃烧。

呸!一口口水!

告!一个投诉!

罚!500大洋!

在客户、餐厅、公司、“小哥”的利益链中。

“小哥”是最低端的,是根本没有话语权的。

也是所有关联方,都敢欺负的。

一口口水,罚款500元!

金辉不认也得认。加之,他确实做得不对。

智慧,是被苦难熬出来的。

避险,是被乱拳打出来的。

为了不在同一个坑,掉进两次。

金辉将所有,可能导致他被罚款的餐厅、小区、楼宇、保安以及警察严管的路段,都视为了“送饭”的“禁区”。

惹不起,躲得起。

他以“猎豹”的目光,在大脑里扫描了一幅“送饭避险”的路线图。

由于,他主动“避险”,却因祸得利。 从此,罚单就再没“追捕”金辉了。

了不起的“小哥”金辉,乱拳下掌握了深奥的经济学原理:

规避风险,就是挣钱。

“小哥”金辉

一天,“猎豹”金辉,他拿着手机让我看,说出现了两个“猎物”。

我说,你怎么看出来的呢?

他说,这两单都是“帮送”,而且是同一个方向。

我问,“帮送”是什么?

他说,“帮送”,就是去指定的地点取东西,然后送到客户手里就行了。

不用担心“餐厅”因出餐慢,出现罚单的现象。

看着他手机屏幕里的信息,我急的催他,你怎么还不下单呢?

金辉说,不急,我等客户加钱。

我说,你怎么知道客户会加钱呢?

他指着窗外说,马上就会有一场大雨。

果然,几分钟后,在大雨中这“两单”都加价了。

这两单“帮送”费,合起来26元。下雨后,两单又加了14元。

总共,才40元!

金辉,得意地咪着“猎豹”的眼睛,在手机屏幕上,按下了“扳机”!

随后,他穿好雨披,扣紧头盔,在暴雨中出发了。

当金辉抢到单的那一瞬间,我还为他高兴。

可看着金辉,在暴雨中骑着电动车的背影。

我的心好酸,好酸~~

因为我知道,金辉只是为了多挣这14块钱!

他在盼着暴风雨,并甘愿在暴风雨中为他人“跑腿”!

在心酸中,我想起了昆布先生说过:穷人的命,也是命!

金辉,不仅喜欢“帮送”单子,他还喜欢“帮买”单子。

 “帮买”,就是按照客户的要求,帮客户买好东西后,再送到他的手里。

金辉告诉我,有一天晚上,他要睡了。在手机屏幕上看到了一单“帮买”。

这是要“帮买”一个打火机。  打火机1.5元,跑腿费18.5元,一共20块钱。

而且,“帮买”的距离非常近。他毫不犹豫,立马点了这一单。

我又反问了一遍,为了1.5元钱的打火机,愿意付18.5元的跑腿费?

金辉笑着回答,是的。现在懒人很多,有钱的懒人更多。

这多好呀!我们“跑腿”挣钱的机会,才会越多呀!

随后,他又讲了一堆“帮买”的“糟事”。让我听着十分愕然。

怎么懒得出蛆的人,越来越多了?

与金辉,前前后后的交往,给我带来了很多的思考。

行行出状元,乱棒下出好汉。

金辉,成了“跑腿”人中的“精英”。

金辉用“猎豹”的智慧、机敏和躲闪,跃上“小哥”族群中,3%的顶端,每月能挣上万元。

套用一句,90年代脍炙人口的老台词:

如果你恨一个人,就把他送去做“小哥”,因为那里是“底层”。

如果你爱一个人,也把他送去做“小哥”,因为那里是“顶端”。

对于平台公司,咱还得实事求是,有一说一,有二说二。

“民以食为天”。

平台公司,它从“吃饭”这个需求入手。

在全国960万平方公里,用大数据将上亿客户、700万餐厅,上千万“小哥”,这三方紧紧的镶嵌在了一起。

特别是,解决了上千万人的就业问题。

这是应该肯定的。

“小哥”,万分着急地等餐厅出菜。这是“小哥”的大痛点。

“小哥”,取到餐,马不停蹄,快速出发。每一个“小哥”,恨不得双手都提满了“饭菜”

写这篇文章,从动笔开始,“小哥”的生存状况,一直弥漫在我的思绪中。

甚至,放射到对社会的思考。

进入大数据时代,我们所有的人,都被困在了“先进”的系统中。

每个人,都被精准的管理着,被裹挟着,被忙碌着。

每个人,都有“小哥”的影子,都能听到一个声音:

快跑,快跑,再快跑!

智能手机,变成了“追踪”的电子“手铐”。

各种任务、工作,肆无忌惮的冲击、强占着个人24小时的空间。

我有一个朋友说,他真想砸了自己的智能手机。

爱因斯坦,在90年前就忠告我们:

“人类在科技进步的同时,需要注入更多的人性。”

老先生,不愧是圣人,他说的多好啊!

点击阅读全文
本内容为用户上传或转载,不代表本站观点;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
相关推荐
  • 成事的第一步:远离低层次的“小聪明” 我们的人生往往因为看见一条船而忽略了一条河。 所谓层次,是指一个人的眼光、见识、胸襟等精神层面的内在布局。 层次的高低,不是用金钱来...
  • 人到中年:顾好家、教好娃、养好身 沙哈尔在《幸福的方法》一书中说: 人类最好的时刻,通常是在追求某一目标的过程中,把自身实力发挥到淋漓尽致之时。 是啊,对于大部分中年...
  • 中国两性浮世绘:女敬钱,男敬色? 中国男人配不上中国女人?这只是表面现象,中国的两性关系之中有一条隐秘的规则,即女人只敬男人的钱,男人只敬女人的色,社会对男性的主要...
  • 读懂《三国演义》才明白:人生下半场,拼的是健康 武侠小说宗师金庸曾说: 《三国演义》的社会影响,远远超过了它的文学价值。 一部三国,讲的是你方唱罢我登场,城头变换大王旗的家国大事,...
  • 什么叫空手套白狼?看完我惊呆了! No.1 第一课 爹对儿子说,我想给你找个媳妇。儿子说,可我愿意自己找!爹说,但这个女孩子是比尔盖茨的女儿!儿子说,要是这样,可以。 然后...
  • 《金瓶梅》这本小说里,有权力的人是怎么敛财的? 人为财死,鸟为食亡。《金瓶梅》这本小说里,有权力的人怎么敛财的呢? 01 有一种职位,叫门人,或者叫跟班,或者叫小厮,甚至被人称为看门...
  • 婚姻出轨必定是这样的结局!谁都无法逃脱! 有人问: 肉体出轨和精神出轨,你可以接受哪一个? 对不起,都不可以。 肉体出轨伤害的是人,精神出轨伤害的是心,接受哪一个都是接受了他对...
  • 不要活在新闻里:生活不是童话,童话里也有大灰狼 在开始这篇文章之前,不妨先想想人类历史。你一定会轻而易举地想到许许多多黑暗的场景:冲突、流血、暴动、自杀,甚至大屠杀公平总是理所当...
  • 推销人员自曝黑幕:我是怎么骗老人买保健品的? 一个男人大力推开门,将保健品狠狠地甩在桌上。 你要再敢来我家一次,我拆了你!说这句话时,男人正指着我鼻子。 我认识他,是旁边小区一位...
  • ​婚外情,让多少男人输得一无所有,又让多少女人丢掉一生的幸福?! 婚外情让多少男人输得一无所有 这样的故事在现实生活中简直是数不胜数,除非这个男人资产上亿。而且,越是经济条件不好的男人,就输得越惨...
  • 爱对你发脾气的女人,男人一定要珍惜! 有人说: 女人的温柔,就是男人向往的浪漫。 很多男人,都喜欢柔情似水的女人,觉得温柔、安静、脾气好,便是良配。 殊不知,那些爱对你发脾...